第769章:必要的风险(1 / 1)

如遇章节错乱、内容错误、更新迟缓、加载错误,请下载APP阅读。点击网址:<< === >>ios请点击此处

  春秋就是一个你方唱罢我登台的时代,诸侯思的念的就是成为霸主作威作福,好对诸侯收取保护费,更能挥斥方遒。

士匄坚定认为范氏很强大,成功“化家为国”之后的范国当然也是强大的。

他们还处在中原腹心之地,某种程度上占了地理优势,属于想打谁都能用极快的速度出兵。

反而言之,要是列国一旦合纵攻打范国,一样能从多路进犯。

吕武会争霸吗?肯定会的。

但是,他不会将成为霸主视为最终目标,追求的是横扫宇内这种大业。

诸夏的宴会不能乱跑乱动,不然会被视为乡巴佬。

每一名有座位的诸侯都是待在自己的位置,再被人伺候着进行各种吃吃喝喝。

这种宴会其实很枯燥,大体上就是听领导讲话,再观看歌舞,几乎没什么其它活动了。

宴会结束,吕武派人去邀请莒君己密州。

阴氏……,不,现在应该称呼为汉氏了。

汉氏在东边临海有一块飞地,处在莒国的“包围”之下。

吕武没有想过放弃那块飞地,就是开发力度上一直不怎么重视,仅仅是开设了一些盐场,没有大量移民前往发展农耕。

莒君己密州很快就过来,恭敬地对吕武行礼,一副等待吩咐的态度。

“齐复灭谭、纪,莒可有忧?”吕武问道。

之前晋国卿位家族分别有负责的邦交国,等待吕武、士匄和荀氏等人出走,再加上晋国的衰弱成为一个既定事实,列国之间的邦交肯定是乱套了。

首先,晋国不再是那个强盛的晋国,一些诸侯可能会因为惯性在某种程度上服从晋国,更多的诸侯必然出现另外的心思。

吕武不会也不愿意放弃远在东边的飞地,继续拿捏住莒国也就变成了需要。

莒君己密州立刻愁苦地说道:“若非荀君攻齐,我、莱必受齐之兵锋。”

然而,那一战开打时,中行吴还是晋国的上军将,并且跟齐军打了个平局。

齐军竟然能跟晋军打平手?得知这一战绩的诸侯,要么是靠拢向齐国,不然就是惧怕齐国将矛头转向自己。

如果莒国十分弱小也就算了,但是莒国只是在制度上显得更为落后,人口约是有个四五十万,不能算是弱到一吓就跪的弱国、小国呀。

更为难得的是莒国军队的战斗力没想象中那么不堪,他们跟鲁国开战属于稳赢,跟齐国对上则是能打个五五开,怎么可能被齐国一吓就屈服了呢?

莒君己密州其实能猜到吕武为什么召唤,肯定是为了半岛那边的飞地。

他得到召唤立刻过来,一则是依然摄于吕武的威望,再来就是想让吕武搭桥牵线搭上新鲜出炉的荀国了。

以吕武的作风,不会天真到以为威吓莒君己密州一番就能达成目的,事先就约了中行吴过来。

后一脚过来的中行吴看到莒君己密州也不感到意外,心想:“与莒国结盟对我有利。若是鲁国与我为敌,莒国便是良友。”

鲁国现在非常忌惮荀国,如同宋国忌惮范国那般,原因当然是荀氏灭了卫国,范氏灭了郑国。

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发生诸侯被灭的事情了?好像有个几十年了吧。

而那是晋国成为霸主,反对诸侯之间进行互相吞并,列国摄于晋国的强大,再加上晋国老是拉着列国一块去打楚国,导致诸侯之间的兼并一下子停了下来。

现在已经没有那个强大到令人不敢轻举妄动的晋国,得到分封的汉国、范国和荀国则是吞食掉一个诸侯国又分食晋国建立起来,不蠢的诸侯怎么都该察觉到时代已经改变了。

吕武没有再多提什么,很像是给中行吴和己密州提供一个可以详谈的机会,借口有事离开了。

事实上,吕武也不用多说什么,不管荀国能不能和莒国结成联盟,双方都不能忘了吕武的人情。

另外,哪怕仅是驻扎了少许的驻军,吕武并不害怕莒国攻打那一块飞地。

当前的时代可不存在什么国界线,跨境进兵是一种常态,一旦莒国敢吞了吕武的那一块飞地,吕武就敢千里迢迢派兵肆虐莒国。

当然,时代已经改变,一些准则必然也会随着出现变化,说不准国界线这种玩意很快就有了呢?

吕武给中行吴和己密州搭线只是在发挥影响力,后面还会将莱国给牵扯进去,遏制展开变法的齐国。

因为齐军跟晋军打平,其实已经引得诸侯侧目。

列国得知齐国正在变法,想到了因为变法而一度改观的郑国。

令诸侯郁闷的是郑国没有来得及让大家看看变法会有多少增益就没了,他们迫切想要看看正在变法的齐国会变成什么样,等着借鉴呢。

已经被齐国灭掉一次的莱国肯定希望跟荀国和莒国结伙,荀国跟莱国不接壤,看就看莒国愿不愿意接受。

这一天,吕武刚去拜会完周天子,回到自己的营地得知韩起已经等了有一会。

吕武思来想去有点没搞明白韩起找自己做什么,索性也就不做多想去见了。

“汉侯。”韩起称呼起来没有半点勉强。

吕武没去强调按照以往的交流方式来,他自己是无所谓,韩起会无比别扭,对于礼法也将发起挑战。

“元戎。”吕武还礼。

两人分别入座。

韩起再次行礼,说道:“今次前来,为问计而来。”

吕武愣了一下。

问计?问怎么让晋国重新强大,还是问韩氏怎么吞吃掉晋国?

要是问怎么让晋国重新变得伟大,不是明摆在那里的事情嘛。

哪个国家的强大过程能少了养份?也就等于必然进行领土或经济上的扩张。

在封建时代,扩张百分之九十九是使用武力吞并他国,经济什么的更趋于挖掘自己的潜力。

而现在晋国被汉国、范国和荀国包了个严严实实,晋国想扩张根本绕不开。

“汉侯必知我留国意图?”韩起非常冒险的先问了一句。

这个时候要是吕武说一句“我不知”,等于韩起自曝野心,还要被吕武捏圆捏扁的。

吕武极短的时间内做出权衡,无声点头。

这就让韩起比较为难了,到底是知道,还是勾引着将话说得更明啊?

吕武看到韩起满脸纠结,终于开口说道:“我、范侯、荀伯皆是因功得爵,你以何代晋?”

所以,汉国、范国和荀国是一种和平方式的分家,不是作为乱臣贼子这种激烈的方式分裂晋国。

韩起要吞并晋国,该是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

还有一点,韩起凭什么认为吕武会坐看韩氏吞并晋国,不插手去分一杯羹呢?

“我以为大世当变,日后必是诸侯相攻,强国兼并弱国局面。”韩起停下来看着吕武。

而吕武则是迟疑了一下下点头认可韩起的猜测。

韩起又说道:“诸位立国有名,晋公室无力阻止罢了。如晋公室有复兴一日……”

光说这个没用,吕武一点都担心,至于士匄和中行吴怎么样是他们自己的想法了。

吕武说道:“想必你已寻过范侯、荀伯。”

韩起说道:“尚无。”

是暂时还没有,不代表不去找。

吕武开始用玩味的目光打量韩起,讶异自己以前是不是忽略了这位小老弟,没有发现挺聪明的。

什么意思?

就是韩起很清楚韩氏不可能独吞现存的晋国遗产,希望付出代价在某种程度上获得外部的支持。

并且韩起肯定会去找士匄和中行吴,形成一种四方的博弈。

这是参与者越多,外部的互相牵制也就越大的道理。

极可能也会搞成吕武、士匄和中行吴不想带着韩起一块玩,三家先糊弄韩氏,等韩氏真的搞大动作,再合伙分食掉仅存的晋国城邑。

现在韩起就是在冒险,并且这个险还必须冒。

道理就摆在那里,韩氏就是要吞掉晋国,一旦有所动作必然会有大动静,引来汉国、范国和荀国的注视,等于说根本就绕不开。

所以了,不可能绕开,韩起索性自己掀开锅盖,表露出意图再从三家那边获取支持,又或是试探三家的态度,来个知己知彼好行事,也能制造出一种制衡的局面保证韩氏的利益可以最大化。

吕武直白说道:“你在弄险。”

韩起满脸郁闷。

有些时候一些风险必须承担,没有承担风险的胆子,怎么配做一名贵族?

听说过没有,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

也就老韩家几代人胆子小,尤其是韩厥那一代玩砸了,搞得现在的韩起才这么难受。

吕武看似在专注跟韩起聊着,脑子里则是在进行反复的权衡。

他苦心经营,外加因势利导,波澜不惊的完成了立国的伟业。

因为功劳而获得建国的资格,不算是什么开启历史先河,周王朝的整个时代多的是这样的例子,包括建国者从某个国家将城邑分走。

韩起要干的事情是以人臣的身份取而代之,不管有没有干成都将注定名留青史,并且还会是臭名声。

韩氏有可能干成吗?以晋国当前的情况,再加上外部有势力帮助,几乎是铁板钉钉会成功。

吕武心态莫名地想道:“好家伙,田氏能不能干成不好说,韩氏这是要当篡国者的祖师爷啊?”

…………………………

明天进行第二轮核酸,全部都要做,不做孩子无法上学。唉

对了,作者菌明天会放出一张势力分布图

(已经更换域名:m.woe.cc,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