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2章 无人可以打破宿命(1 / 1)

执魔 我是墨水 4470 字 1个月前

如遇章节错乱、内容错误、更新迟缓、加载错误,请下载APP阅读。点击网址:<< === >>ios请点击此处

  人生是一场盛大的相遇。

宁凡从未想过,会在圣子试炼之中,与名为白灵的女子相遇。

在白灵的身上,宁凡看到了慕微凉的影子,故而对此女极为在意。

同样令他在意的,还有金镖宗弟子之中,那个名叫吴老六的修士。

在吴老六的身上,宁凡看到了吴尘的影子。刹那间,宁凡的思绪飞回东天,飞回雨界,回到与吴尘最初结识的那一刻。

【老子吴尘,目无王法的吴,杀人屠城的尘】

“白灵,青灵…”

“吴老六,吴尘…”

“我本以为,圣子试炼之中,所见皆虚…但或许,逢魔碑所构建出的试炼世界,远不止这么简单。”

宁凡眼中青芒闪烁,其目光,时而落在白灵身上,时而落在吴老六身上,时而又落在圣子试炼的天地之间。

其法目青光没有刻意掩饰,直看得众金镖宗弟子惊叹连连。

“居然是天人青芒!这位前辈竟是一位天人修士!”

“此人竟拥有百万人之上的资质!”

“当真厉害!”

“什么!这位前辈居然还是圣宗弟子?出身于混鲲圣宗?”

“了不得!此人必是同辈中的天骄人物!”

“莫非他是此代混鲲九子中的一位?”

“啥?这位前辈叫张道?这个名字没听过啊…”

对宁凡而言,击杀北斗仙域的一众杀手,只是一时兴起。

但对金镖宗众人而言,此举毫无疑问是救命之恩。

为了回报这份恩情,金镖宗众人决定大摆酒宴,盛情款待宁凡。

于是乎,人人都将珍藏多年的美酒毫不吝惜,拿了出来。

值得一提的是,金镖宗弟子所修功法,名为神刀烈酒诀,乃是金镖圣人所创。此功法修行之时,不仅需要苦练刀术,更需要大量饮酒。

故而每个金镖宗弟子,都会随身携带大量灵酒,以备不时之需。

当众人将储物袋里的美酒尽数取出,镖船之上,当即多出了数千个酒坛。坛中皆是灵气逼人的仙酒,酒香四溢。

而后,金镖宗众人邀请宁凡赴宴,宁凡没有拒绝:一是不想拂了吴老六等人的面子;另一方面,他也想借此机会,与白灵、吴老六有更多的接触。

这场酒宴,一开就是七日。

第一日,众金镖宗弟子轮流给宁凡敬酒,彼此关系尚显陌生。

第二日,众人开始混熟,气氛逐渐炒热,说好的敬酒,渐渐成了拼酒。

第三日,一个又一个金镖宗弟子被宁凡喝趴下。

第四日,第五日,第六日…

到了第七日,除了吴老六之外,所有的金镖宗弟子都已醉倒在地。

说也有趣,这吴老六明明是众金镖弟子之中修为最低之人,偏他酒量最好,直到此时仍能勉力支撑。

却见,吴老六一手扶着酒桌,支撑着摇摇晃晃的身体,另一手指着宁凡,嘴巴嘟嘟囔囔想说些什么,偏偏舌头打结,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

“吴兄,你醉了。”宁凡失笑。与吴老六不同,此时的宁凡仍旧毫无醉态,他的酒量早已近乎于道。

“不,我没、没醉。我认得你,你不叫张道,你是…你是我梦里见过的…那个谁…我忘了…”吴老六晕晕乎乎道。

“哦?吴兄竟在梦里见过我?此言甚是有趣,却不知,何为梦外,何为梦里。谁在梦外,谁在梦里。”宁凡笑道。

“不,我没…醉…休要…取笑…”醉酒的吴老六,完全没在听宁凡说话。

见此,宁凡只得无奈一笑,端起酒杯,缓缓入喉,不再多言。

“老子…吴六…目无王法…的吴…千杯不醉…的六…”

吴老六依旧说着意义不明的醉话。

手指比划来,比划去,不知道该比划一个六,还是比划一个一千。

忽然醉眼有了少许醒转,于是啪地一声,一拍酒桌,抬手指天而怒,“滚滚…红尘…又有…何惧!我偏要…六根不净…六尘…皆染…我偏要…”

不待话语说完,忽然咚得一声。

吴老六已然醉倒在酒桌上,鼾声大作。

【事件十一:以拼酒方式,战胜金镖宗外门弟子四十九人。获得分数,五星。当前分数,三十二星。额外奖励,《神刀烈酒诀》外门十二篇。】

“这种事情居然能触发事件,且还获得了五星分数、额外奖励?”宁凡大感无语。

所以,这场圣子试炼究竟想考核什么?和人拼酒…

要知道,他几经苦战穿越沧兽海域,力压沧兽一族,也只获得十分;灭杀了一百零八名北斗杀手,也只获得五分;然而这一回,只喝了些小酒就轻松拿到了五分…

落差感十分强烈。

“或许在那位紫薇仙皇看来,酒量也是一项极为重要的能力?”蚁主猜测道。

“果然,圣子试炼更看重紫薇圣子的综合素养,战力强弱反而不是重点…”多闻分析道。

“又或者,获得分数的重点不是拼酒一事,在于所战胜的对象?”蚁主继续分析。

“说起来,紫薇仙皇道成以前,好像真的和金镖圣人有些因果…”多闻展开回忆。

“呵,所以说,只要对付紫薇仙皇看不顺眼的人,就能轻易获得大把分数?这试炼还真是有趣…”蚁主冷笑道。

“无所谓了,谁知道那位紫薇仙皇在想什么。比起此事,我倒是对这本《神刀烈酒诀》更感兴趣…”宁凡翻看着手中凭空多出的皮卷。

皮卷的内容,是金镖宗的镇宗功法《神刀烈酒诀》。

这是一部圣人功法,可惜,宁凡获得的仅仅是外门十二篇。其中内容并不高深,最高只到仙王一级。

饶是如此,阅读过这本功法,宁凡也是颇有收获。

首先,他获得了一些刀法体悟——可惜宁凡惯用道兵并非是刀,这种体悟聊胜于无。

而后,宁凡对于喝酒一事明悟更深。那位金镖圣人似乎也是一位精于酒道的人物,其中关于酒之一字的理解,即便只有只言片语,也令宁凡大感收获。

隐约间,其酒量近乎于道的程度进一步加深了。

是夜,逆尘海上,月光如水。

月光下,两艘船并排行驶着,朝北极道果大会行进:一艘,是石人族的青铜古船;另一艘,是金镖宗的押镖船。

在真实轮回之中,本不存在交集的两艘船,因宁凡的介入,于陌生世界萍水相逢。

没人知道这场相逢有何意义。

白灵亦不知。

镖船上,客房中,白灵一如往常坐在窗前,面对棋盘,安安静静打谱。

对于一个棋士而言,日复一日枯燥的打谱,是必不可少的练习。

房中并没有点灯,也不需要点灯。对于一个盲女而言,灯火,毫无意义。

月光透过窗棂,柔柔的照下,照入白灵澄澈的眼眸,对此,她却一无所知。

过于专注的她,亦没有察觉,此刻正有一道目光,从窗外注视着她。

窗外,宁凡默默看着白灵,没有打扰。

当吴老六也被灌倒之后,这场酒宴终于迎来结束。

再无任何酒宴吵闹之声,只剩此起彼伏的鼾声,显得格外刺耳。

“这本神刀烈酒诀,内容十分有趣,是值得一读的好书…”看完外门十二篇后,宁凡随手将皮卷收入储物袋,随口给了一句点评。

“说起来,这些金镖门徒真的是专业的镖师么?明明船上还有要保护的人,这些人居然全都醉倒在地,呼呼大睡,就不怕前几日遇到的北斗杀手再度来袭么…比起押镖练刀,或许那金镖圣人更爱kanju88.com喝酒也说不定。”目光扫过满地醉汉,宁凡又有些怀疑金镖宗的专业性了。

“罢了,至少还有我未醉,有我在,倒不惧什么杀手来袭。又或者,这些金镖弟子设宴以前,就已经将此刻的一切考虑在内,深信有我未醉便不会出事…”

宁凡没有离开镖船。

他暂留在镖船上,漫无目的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白灵的房外。

隔着房门,可以听到屋内频频传出的落子声,棋子的声音清脆好听,显然材质极佳,但在夜色里却显得有些孤独。

宁凡来到窗前,默默注视着认真打谱的白灵,后者并没有意识到有人在看她,仍在一心一意打谱。

七日的酒宴,七日的喧嚣与吵闹,丝毫没有吵到这个认真的姑娘。

这是一位真正的棋士,心无杂念,明镜止水。

“她真的很喜欢下棋啊…”宁凡心中自语。

“不下棋的时候,她的模样,会让我想起微凉;但当她下棋时,那专注的眼神,竟又与小蛮有着某种神似;她无法说话,安静发呆的时候,又会让我想起风雪言…”

“在她的身上,我还能看到更多人的影子…”

宁凡沉吟不语,此刻认真下棋的白灵,在他眼中,还是像北小蛮更多。

北小蛮的人虽然不着调,但当她手握棋子、下六博棋时,眼睛仿佛会发光…

白灵也是如此。她虽是盲女,但下棋时的她,盲目都仿佛有了光彩,有了灵魂。

打完谱后,白灵又取出一本死活题的古书,开始研究死活题。

书名《仙机百库》,是南梁棋院所编著,书中记载了一百道死活题,据说只要将之全部解开,就有机会报考南梁棋院,成为一名真正的棋修。

目不可视的白灵,无法用眼睛看书,只能用手去摸索。

她似乎专门研究过以手读书的秘法,摸过的文字、图形,都能以心去阅读。

“《仙机百库》么,我在张道的记忆之中看到过这本书。那张道尚未加入南梁棋院以前,似乎只用了一个月,就将其中的死活题全部解开了…”

对于张道而言,这本《仙机百库》毫无难度。

可人和人不能一概而论,对白灵而言,这本书着实有些困难了。

她学棋至今,已有十五年时间,获得这本《仙机百库》,则是在七年前。

她研习了七年,也只解到第七十九题,且这一题,已经卡了她数月之久,仍未解开。

真的好难啊…

学棋至今,她都是一个人摸索,或许真该找位老师了。

【北极山是星罗九山之一,此地道果大会千年一开。每次召开,都会吸引强大棋士前往。若去了那里,或许可以拜到名师…】

【师姐们都说,这一次的北极道果大会有危险,不要前去。我本不信此事,可前几日,又确实遇到了许多杀手…】

【要放弃么,是打道回府,回鸿钧雪谷,还是…继续前进…】

【可若错过了此次机会,又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拜得名师了…】

白灵内心纠结不已,杂念一生,死活题愈发做不下去了。

她却不知,自己的心声,通通都被窗外某人看走了。

“原来此女前往北极道果大会,是为了寻访名师学棋…”宁凡目光微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便在此时,白灵终于察觉到窗外有人偷看了。

因为是在屋内,没有外出,所有白灵没有穿斗篷、戴面纱。

此时的她,鹅蛋小脸,清秀可人;发髻青丝盘绕,额前刘海齐眉;上穿月白的罗衫,下着极短的白裙,穿的也不是罗袜,而是白色的丝袜,足踏月白的绣鞋。

“这穿衣品味,简直和北小蛮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北小蛮惯爱kanju88.com穿一身红,此女则是一身雪白…”宁凡暗道。

目光在白灵的双腿流转,总觉得有些移不开…

也多亏了白灵目不可视,否则怕是要责怪宁凡登徒子了。

【咦?师兄也对下棋感兴趣?已在这里看了很久了?】白灵在心中问道。

“嗯,我确实对下棋有些兴趣。”说是对下棋有兴趣,可宁凡的眼根本没看棋盘。

偏偏白灵信了宁凡的鬼话,于是脸上多出了更多笑容。

【师兄既然懂棋,可以教我下棋么?】

“这…”宁凡话语一滞。

【不可以么?】白灵有些遗憾。

“好吧…”

宁凡不忍白灵失望。

他虽然不爱kanju88.com下棋,但身具乱古大帝棋术方面的记忆,想来指导对方并不会多难。

得到宁凡的同意,白灵十分开心。

她将宁凡请进屋,但却没有立刻请教,而是倒了一杯茶,恭恭敬敬递给宁凡。

“多谢。”七天七夜都在喝酒,宁凡确实有些口渴,于是接过茶杯,一饮而尽。

并不是特别珍贵的茶叶。

但宁凡却喝出了特殊的味道。

总觉得,此女烹茶的味道,有些像小妖女…

是错觉么。

茶也喝了,当然该办正事了。

白灵首先向宁凡请教了《仙机百库》第七十九题。

宁凡看了看题,顿时微微皱眉。

难怪白灵会被这一题卡住,对于一个业余棋手而言,此题确实极具难度。

“这一题就算是正统棋修来解,也颇有难度。即便是九品棋士,想要摆清其中变化也需要十个时辰以上…”宁凡解说道。

真界棋士,以九品论高低:一品入神,二品坐照,三品具体,四品通幽,五品用智,六品小巧,七品斗力,八品若愚,九品守拙。

白灵的水平,连九品都算不上,毕竟她才自学了十五年而已。

真正的棋修,哪个不是耗费千年万年研习棋艺,以真界总体水平而言,白灵十五年的棋力确实不强。

那么,宁凡的棋力如何呢?

他继承了乱古大帝的棋术记忆,即便乱古大帝没有专门学棋,但在他漫长的生命之中,零零碎碎的下棋时间加起来,至少也有数百年之久。

将宁凡当成一个拥有数百年棋力的棋士来看,毫不为过。

这样的宁凡,固然下不过真界一品入神的棋士,但比起什么九品、八品的末流棋修,还是要远远超出的。

“你看上半个棋盘中,黑白各有三块棋在对攻。哪里是优先选择,是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其次才是考虑局部变化…”

“…黑子若下在二之十三,确是一种保护手段,但若白子下在十之九先手,然后先挖后接,白子却是活了…”

“…接下来我给你演示,角地争夺的一些变化…”

只一道死活题,宁凡就讲了两个时辰。

白灵听得很认真,很认真。她本身不笨,颇有下棋天赋,唯一欠缺的就是名师指点。此刻有了宁凡指导,不由得学到了很多。

【多谢师兄指导。】一题讲完,白灵脸上满是开心、崇拜的表情,只觉得宁凡的棋力高深莫测,是她生平仅见。

好吧,她这一生就没见过几个厉害棋士,会这般想并不奇怪。

“不必客气。”宁凡笑了笑。

此时此刻,他忽然有些喜欢下棋了。

【师兄可以再教我一些么?】白灵又乖巧递上一杯茶。

“可以,还是教死活题么?”

【不,这一次,我想请师兄陪我下一局指导棋。】

“需要授子么?”

【先不要了,我想看看自己与正统棋修,有多遥远的差距…】

“你猜错了,我并非是正统棋修。我这一身棋力,其实也并非我自身所修…”

【师兄真是谦虚。说起来,我好像在哪里听过师兄的大名。张道,张道…好像在哪里听过,莫非师兄本就是名动真界的棋士?】

“其实,我不叫张道。”

【诶?那师兄真名叫什么?】

“我叫…”

宁凡想要告诉白灵自己真正的名字。

可,说不出。

这圣子试炼似乎本身存在限制,无论宁凡如何去说自己本命,最终说出的话语,都会变成“吾名张道”“来自混鲲圣宗”。

最终只得放弃。

倒也不是没有其他办法告知自己的本名,可宁凡沉吟了少许,最终没有继续坚持此事。

圣子试炼限制说出本名,似乎是出于对试炼者的保护…若在圣子试炼强行说出本名,或许会引起什么不好的结果…

【事件十二:教导死活题。获得分数,一星。当前分数,三十三星。】

虽说只是一局指导棋,白灵却十分看重此事,对局之前,专门洗干净双手,以示尊重。

一局终,白灵自是毫无悬念的惨败。她抓着棋子的手指节发白,剧烈颤抖,最终,两颗棋子缓缓放在了棋盘之上。

这便是投子认输了。

【我输了…】白灵的心声都带了几分哭腔,泪水更是瞬间哭花了小脸。

这就是输棋的感觉么。

学棋以来,她还是第一次和这么强的棋士对局…输棋的感觉,真的好难受…

也不怪白灵哭得这么惨。

怪只怪宁凡太不懂得手下留情了。

说好的指导棋,宁凡居然痛下杀手,只开局就杀得白灵片甲不留,中盘便轻易分出了胜负。更惨的是,白灵全盘没有一块活棋。

“你跟我说这是指导棋?指导在哪里?”蚁主无语。

“这是人做的事!陪人下指导棋,全局不给一块活棋,你是想给人家小姑娘下出心理阴影吗?”多闻无语。

“我第一次和人下指导棋,不太会,没经验…”宁凡也很尴尬。

这真的不是他的本意。

他只用了一分力,然而对方却输得这么惨…或许他该放更多的水,又或者,放一片海?

幸而,白灵还算坚强,只哭了一小会儿就不再哭了。

擦干了眼泪,很认真地感谢了宁凡的指导。

【原来这就是指导棋么…】第一次被人下指导棋的白灵,还以为所有的指导棋都是这么凶残。

透过棋局厮杀,她能感受到对方的认真,对方真的很认真在和她下棋,这一点,她很感激。

“抱歉,第一次和你下指导棋,故而想试试你的实力,所以没有手下留情。嗯,你的实力还不错。中盘时的算力极佳,证明你很有下棋天赋。问题主要出在布局阶段,这也是业余棋士的通病了…”宁凡一本正经,夸奖着白灵的棋力,绝不承认指导棋没下好,是自己出了问题。

【事件十三:指导棋获胜。获得分数,一星。当前分数,三十四星。】

由于宁凡全程没有指导,所以白灵没有学到太多东西。

于是她想请宁凡再陪她下一局指导棋。

这一次她不会再不自量力,说什么无需授子了,而是乖乖请求宁凡授让三子。

再之后…

【事件十四:授三子指导棋获胜。获得分数,一星。当前分数,三十五星。】

宁凡再一次把白灵下哭了,虽然这一次他放了半片海,似乎还是不够…

一转眼,三个月过去了。

这三个月,宁凡经常陪白灵下棋。与白灵熟识的同时,也从白灵身上蹭到了不少分数。

此刻圣子雷书的触发事件,已经触发到了事件五十五。

【事件五十五:授四子指导棋获胜。获得分数,一星。当前分数,七十六星。】

渐渐的,宁凡已经学会如何下好指导棋,行棋之时,他会刻意引导白灵下在正确位置,如此一来,在他的指导下,白灵的棋艺日渐精进。

一百道《仙机百库》死活题也在宁凡的教导下尽数学会。

她本就是极具天赋的棋手,如今有了宁凡这等“名师”指点,布局方面的问题也有了极大改善。虽说棋力仍然不如九品棋士,差距已经逐渐拉近了。

三个月的相处,她和宁凡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下棋。她看不到宁凡的脸,却能感受宁凡身上的光与热,能感受到对方棋子的温度。

那温度,让白灵感到眷恋,感到不舍,不知为何,近些日子白灵和宁凡下棋之时,开始出现走神的情况了。从前,下棋就是她的全部,可如今,似乎多了什么东西,能够干扰她的内心…

【师兄,我可以拜你为师么…我想一生一世和你学下棋…】某次对局之后,白灵忽然鼓足勇气,在心中说道。

“你想拜我为师?”宁凡一诧。

“他傻了,他傻眼了。他在馋别人身子,别人却只把他当老师。”蚁主只觉得好笑。

“啊这,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宁前辈节哀…”多闻老妖也觉得这很好笑。

【不可以么?】白灵紧张地芳心乱跳。

“抱歉,我做不了你的师父。”宁凡沉默许久,终于还是狠心拒绝了白灵的请求。

倒不是真像蚁主、多闻猜想的那样,是因为馋身子、不想当老师。

宁凡也有自己的考虑。

他很乐意教白灵下棋,但师父二字太过沉重。他能教她一时,却无法教她一世。他只是这场圣子试炼的过客,试炼结束后,他会离去,而白灵却还有无比广阔的人生。

她需要一个更好、更负责的师父教她下棋。

【我知道了…】白灵低下头,让人无法看清她的表情。

但宁凡却能看到白灵的心,在难过。

看来这个小丫头真的很喜欢他这位师父啊,只可惜…这里只是圣子试炼,他教不了她一世。

“说起来,你这样的姑娘,为何会喜欢上下棋这种枯燥之事呢?”为了开解白灵的情绪,宁凡开始寻找话题。

【诶?】白灵一愣,一时间忘了难过,似乎没想到宁凡会问这个问题。

“是有什么特殊原因,让你喜欢上下棋了么?”见提问有效,宁凡追问道。

【不,也不是有什么特殊原因...和喜爱kanju88.com无关,我也说不清是为什么会走上这条路。说也有趣,第一次摸到棋子时,我竟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只觉得此生此世,有一件事一定要做到…一定要学会下棋,一定要登上棋士的顶点。那种感觉,就仿佛在棋士的终点,有什么人在等我…在等我救他…】

“…”宁凡有些意外。

他猜测过白灵喜欢下棋的原因,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理由。

一定要达成此事么。

在棋士的终点,有什么人在等她,等她解救…

解救?什么解救?救谁?有什么什么事,是需要下棋来解救的么?

下棋,解救…

宁凡忽然有了忘却重要事情的感觉,总感觉有什么重要细节,被他遗忘了。他面色忽然冷肃,反复思索、回忆,欲想通这种感觉从何而来,蓦然间,一首古老童谣被他想起。

“你拍一,我拍一,蝴蝶焚翅九万里。”

“你拍二,我拍二,姑娘佛前割小辫儿。”

“你拍三,我拍三,共工撞倒不周山。”

“你拍四,我拍四,昙花魂断韦陀寺。”

“你拍五,我拍五,五灵棋局镇魔骨。”

“你拍六,我拍六…”

五灵棋局镇魔骨,是什么意思。

为何此时此刻,想起这一句童谣,会让宁凡有种心神撕裂的感觉。

“又是这种感觉,宁兄,你莫非想在此时此刻参悟宿命!你疯了!”蚁主大惊失色。

她如此惊惧,如此骇然,就仿佛宁凡在做的是什么疯狂、危险之举。

幸而宁凡很快就平静下来了。

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再睁开眼时,恢复到一贯的古井无波。

这一刻的他,似乎想通了什么,猜到了什么,似看到了过去与未来;可他不愿再想,不愿再猜,更不愿再去看。

是夜星光如水。

可宁凡抬头看天,却觉得天上群星,哪里是什么星辰,分明是一颗颗落在棋盘的棋子。

天上的星光,映照在宁凡的眼中,与宁凡眼中的星空遥相辉映。

氤氲的紫色星光,开始在宁凡眼中流转,只是这一切,宁凡尚不自知。

几乎是宁凡观星有感的同时,遥远之外,北极道果大会所在之地。

一个紫衣老者伫立在北极山之巅,于风雪之中,似有所感。

“有趣,此人不是紫薇圣子,竟能从此界星辰之中,看出一丝紫微斗数的痕迹。这可是绝大多数紫薇圣子都做不到的事情。紫斗倒是找了一个好徒弟。可惜,若只是这等程度,远不足以打破宿命轮回。因你所行所念,皆在宿命掌控之内…”

“无人可以打破宿命,唯一能做的,只有局部的妥协...”

若宁凡在此,定会发现,这位仿佛看穿一切、自言自语的紫衣老者,容貌竟然神似那位三台星君列御寇,只是比之列御寇,此人苍老了无数倍,气息更是颓靡虚弱,如同凡人。

数日后,宁凡一行人来到了旅途的终点。

北极道果大会举办之地——北蛮国。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已经更换域名:m.woe.cc,谢谢大家的支持)